游戏

河北两城争抢北京产业转移省委书记相煎何急

2019-05-22 07:50: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河北两城争抢北京产业转移 省委书记:相煎何急

京津冀一体化的概念已经红火了近半年,到现在正式的整体规划仍然不见出台的迹象。倒是几个月来,河北、北京各地方政府独自的相关概念层出不穷。首都副中心这个名称就已经被河北多个城市加之头上,从初的保定到后来的石家庄、唐山、廊坊、邯郸、沧州,争夺异常热闹激烈。而北京相关产业的转移和承接也呈现出较为无序的各自为政状态。和本就拥有发达经济基础的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不同,京津冀本就差距悬殊的经济基础、严峻的环境污染和经济结构调整的压力,使得整体性的科学规划和实施变得异常重要,否则恐怕就会像有关专家所说:如果不做好顶层设计,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结果只能是以新的短期问题取代旧的短期问题。

调查

白沟抢单大红门 京冀服装产业转移之争

在一切似乎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北京丰台区商务委员会突然与白沟新城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将保定白沟新城作为大红门市场搬迁意向地。而5月16日,来自北京大红门的八家主力市场正式签约落户河北廊坊的永清国际服装城,并一改低调作风邀请了众多媒体参加签约仪式,似在回应白沟和丰台区的战略合作事件。

在此之前的4月3日,廊坊市与西城区签订协议,永清国际服装城成为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搬迁承接地,在这样的背景下,位于丰台区的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也已经被永清视为囊中之物。5月15日,针对《中国经营报》白沟新城抢单的疑问,永清浙商服装新城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卢坚胜明确表示,抢单得由市场说话,永清国际服装城从不参与炒作,致力于为转移商户创造一个良好的转型和升级空间。

服装产业的转移与升级只是京津冀一体化发展中的一个环节。自去年5月始,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开始发酵。今年4月,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

获得的内部信息显示,国家发改委将于6月份才能上报国务院《首都经济圈发展规划》。永清与白沟之间看似服装行业的竞争,实则反映了在京津冀一体化顶层设计尚未出台之前,津冀在接收北京产业转移和功能疏散上呈现的无序状态。

类似抢单事件或不仅存在于服装行业,却正在破坏京津冀一体化下协同发展战略举措,也引起了河北高层的关注。不能兄弟相争,相煎何急。打乱仗、搞内耗,就没有赢家。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近期就河北省推进京津冀一体化上做出了上述要求。

两城抢单

在永清国际服装城看来,大红门市场意向搬迁白沟只是一个意外。

永清国际服装城位于廊坊市永清县台湾工业新城内,始建于2010年9月,其背景则是北京城南行动计划,期间已经有大红门地区多家龙头企业落户新城。截至目前,服装新城已经签约服装企业670家,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企业106家。

在2009年旧宫大火事件之后,北京提出城南行动计划。2013年安徽女孩坠楼事件则加速了大红门服装市场的外迁速度。据统计,大红门的服装市场有5万余家商户经营,服装纺织行业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

有关资料显示,永清国际服装城由北京浙江商会牵头、众多浙江在京企业家共同投资,项目规划占地3万亩,总投资800亿元,主要以服装产业为龙头,带动电子商务、物流、金融、旅游及服务业全面发展。项目建成后将成为中国的服装产业聚集地,成为北京重要的综合卫星城。

在现场看到,占地3000亩的服装新城首期8万平方米服装厂房已全部竣工,在建企业32家,并建成了服装博物馆和浙商会馆。

历经4年的打造,永清国际服装城以打造服装产业集群、发展服装时尚文化、打造完整产业链条和建设现代购物乐园等模式,正好契合了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的国家战略。

为此,永清国际服装城被河北省和北京市共同确定为承接北京服装服饰及相关物流商贸产业转移的地。自2010年项目开工以来,永清国际服装城就得到了北京、河北、浙江三省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国家相关部委的大力支持。卢坚胜表示。

鉴于此,北京西城区与廊坊市于今年4月3日签订了《西城区与廊坊市合作发展框架协议》,永清国际服装城成为动物园批发市场产业转移和功能疏散的承接地。

白沟与丰台的签约让永清感到颇为意外。白沟新城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杨建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了迎接大红门的商户,白沟新城在原有基础上将打造100万平方米的服装商城,预计今年6月、7月开工。

谁说了算?

廊坊市政府方面回应《中国经营报》采访明确表示:只干事不说话。相比廊坊的低调,保定方面始终高调。白沟意向签约大红门市场之前,保定曾以首都副中心而备受关注,也引发当地房价暴涨并套牢众多房地产投资客。

这次永清国际服装城高调签约行为,似有意回应白沟抢单的考量。

据了解,本次签约仪式是由北京浙商企业商会、廊坊永清台湾工业新城管理委员会、廊坊浙商新城投资有限公司、永清浙商服装新城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的。

本次签约落户永清的八家市场,几乎囊括了大红门所有有实力的市场。

这些市场分别为北京京温服装批发市场、北京市大红门纺织批发市场、北京永外连发窗帘城、北京北方世贸轻纺城(6.40,0.02,0.31%)、北京世贸国际鞋城、北京正天兴皮毛市场、北京世纪丹陛华小商品综合市场、北京盛购礼品中心,涉及面料、窗帘、布艺、鞋业、皮毛及综合市场等,包括9000多家商户、30000多人,差不多占据大红门50%的市场份额。

抢单得由市场说了算,永清国际服装城从不参与炒作,致力于为转移商户创造一个良好的转型和发展空间。卢坚胜,浙江乐清人,北京浙江企业商会副会长,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起步于大红门,因其专业的市场运营而成为大红门的传奇。

像我这样实力的企业基本到了永清,商户自然会有自己的选择。卢坚胜表示,一般来说商户都跟着信任的大企业走。

卢坚胜认为永清国际服装城已经集中天时地利人和。具体来说,4年前浙商服装新城落户永清,如今永清正好可以作为疏散和转移北京服装产业的承接地,可谓天时;30分钟的车程连接了北京和永清,与永清国际服装新城长达四年的精心规划,可谓地利;绝大多数龙头企业落户永清,并带动身后的上下游产业的市场落户,则成就了人和。

内部信息显示,河北省发改委已经按照省委书记等相关领导的指示对永清国际服装城多次深入调研,省政府会议正在研究给予相关政策。比如参照浙江义乌小商品城(5.20,0.03,0.58%)实行封闭式管理等。一知情人士告诉。

相反,保定白沟的突然出现,并不为河北省发改委所提前掌握。国家层面的制度未出台之前,我们只做不说。河北发改委一处长表示。

一现场签约商户接受采访表示,说实在的话,真舍不得搬,真的要搬也要近点才好。我去过永清,828公交车直达,座机也用上了北京号。觉得到永清经营,还像是在北京,说不定那天真归了北京。白沟也太远了,老婆孩子怎么办。

以箱包闻名的保定白沟新城则祭出了五年免租的诱人条件。杨建军认为,保定具有承接大红门的市场基础。去年市场成交7.5亿个箱包,占到全国总数的三分之一,另外也涉及服装、窗帘等200多个品种的商品,与大红门虽然业态不同,但在形式上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批发行业。

丰台区商务委相关负责人称,此次产业对接不单是服装方面,还涉及面料、窗帘布艺等。虽然此次对接会面向的是河北保定白沟,但白沟也并不意味着是大红门转移的选择。其他地区也有考虑合作的可能。

大红门市场意向落户保定白沟新城,永清国际服装新城并不觉得这是抢单。这个信息告诉商户,搬迁成为不可扭转的事实。北京浙江企业商会常务副会长谢仁德,而接下来的市场主导主要是要看企业和商户自身的选择,企业和商户的选择就是市场的导向,市场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则是由各地自身的竞争力来决定的。

如何选择?

北京浙江商会预计,到2020年永清国际服装城可实现生产总值千亿元,税收达到百亿以上,可解决20万人以上就业。

相比之下,以箱包出名的白沟新城离北京有100多公里,似乎并没有做好迎接服装产业转移的准备,承接大红门市场的商城截至目前并没有开工。

在浙江人眼里,免租金做不成百年老店。不说清楚的事情,总有不确定性,商业行为没有免费之说。一签约永清的浙江商户认为。

大红门市场因浙江从业人员的数量和实力,还获得了另外一个浙江村的名称。之前,保定房价因炒作首都副中心而出现短时期暴涨,众多投资者因此被套牢。如今,白沟新城再次高调签约大红门搬迁,让一些商户有狼来了的心理障碍。

获得的一份来自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的有关讲话显示,在河北顶层设计中,在明确的两个副中心城市中,保定市并没有列入首都副中心之说。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钢深度关注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他接受采访表示,他注意到了河北各地争取承接北京功能疏散和产业转移的动作。产业转移比较成功的都是政府仅做方向和政策性引导,而不是拉郎配式的定点转移。

北京方面的态度则是坚持政府引导市场主导项目实施有序推进的原则,积极推动产业转型和功能疏散,创造京津冀合作发展的新模式。不管其他地方如何表态,终还是市场说了算。卢坚胜表示。

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讲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河北顶层设计,则是对各地的功能定位、产业发展、城镇布局、生态建设等做出一揽子安排。属于自己有条件做的,就要积极争取;属于别人有条件做的,就主动让贤,自己可以做但别人已经做了的,就让痛割爱,各地要服从协调不能拆台。

这样看来,保定白沟新城是否能抢单成功,还有待接受市场等各方面的考验。

《冰果》第15-17话文字预告公开 对决怪盗十文字
保温材料检测仪器-苯板制样机(沧永)
古巨基曝光与刘翔合影 大呼“认识十年了”(图)-古巨基-基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