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张馨予到80岁我都学不会做一个圆滑的人

2019-06-09 05:27: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月经量多吃点什么好
月经过多中医辨证
经血不畅用什么药

[摘要]张馨予:“我是觉得我这个人的性格可能到我80岁都还是学不会做一个圆滑的人。这个可能真的是天生的,不是说你到了一定年龄就会变得很世故。”

腾讯娱乐专稿(文/曾妮 视频/王栋)

采访张馨予是在端午节前的一个午后。从家里赶过来的她穿着一件普通的灰色T恤和牛仔裤,妆容恬淡,和平日电视上、里凌厉明艳的形象判若两人。

不过她还是很在意自己上镜的形象,镜头开拍前,反复确认了自己的妆容和角度,终选择坐在在一个白色会议桌前:因为白色桌面可以反白光,衬得人皮肤好。这显然是一个女明星才有的专业素养。

由张馨予和马可主演的电视剧《思美人》刚刚收官,由于同期竞争激烈,收视难达预期,片方在中途安排了这次专访。“说实话压力一直很大,作为演员,本应该只完成戏内的部分,其余的不要太在意,可是开播以来,说实话每天都很紧张,播出成绩的起起伏伏,总能影响一天的心情。”张馨予近期的新戏刚刚杀青,一回到北京,她就积极投入宣传。

张馨予微博发文

采访聊的个话题就是“哭戏”,我们谈了整整十五分钟。“这恐怕是我演过哭戏多的一个角色”,虽然在聊“眼泪”,但整个采访中,她都保持明朗的笑。对于这个常日身处娱乐圈风口浪尖的女明星而言,或许她早已经明白生活不相信眼泪的道理即使是在父母面前,也不愿露出狼狈的自己。直到某个深夜,张馨予才终于在微博上写下一段“生无可恋”的话,承认自己的确曾在这段表演中遭遇抑郁。这或许是她在公开场合流露软肋的极限。

莫愁与眼泪

《思美人》里的“莫愁女”是性格执拗、敢爱敢恨的女巫传人,虽叫“莫愁”,实则愁绪万千:在命运的滚轮中,她不仅失去了父亲,弟弟等至亲,又失去了一段命定的爱情,生活中的挚友也在一场大火中离她而去。

张馨予已经记不清这部戏里到底自己有多少场哭戏,只记得在角色中后期的阶段,“眼睛基本每天都是肿的”。她并不是一个能控制泪腺的演员,在生活中也从不当着别人的面掉眼泪,因此,大量集中地拍摄哭戏,成为整部戏里她为难的地方。

让张馨予印象深刻的是“莫愁女”父亲即将下葬的那场戏,为了表现人物的痛彻心扉,她拼命在地上扒土。“我扒着扒着,手就扒到石子里边了,流了很多血。但是演的时候我完全忘记了那个疼的感觉,完全进入到那个状态里,疯狂地去扒土。那个情节其实不是剧本里有的,是我在拍前想了想,父亲在离开的时候我已经很撕心裂肺地哭完了,那么在扒土下葬他的时候,我又要用什么方式去哭呢?”

包括近期刚刚播出的一场失去挚友的戏,剧中与张馨予饰演的“莫愁女”与情同姐妹的“青儿”被奸人所害,身陷大火之中, 终“青儿”被倒下的木梁压死,“莫愁女”在火焰中失声大哭。张馨予回忆,拍摄这场戏的时候场面很惊险,“当时我们用的是真火,虽然比较危险,但是效果非常好,我记得有一个镜头火柱真得差点压倒我,就是从我的面前下来,我一下子这样一躲,当时那个反应就是真实的。”

张馨予说,自己在那段时间仔细研究剧本,发现哭有很多种方式,有隐忍地哭,有撕心裂肺地哭,有疯狂地哭,或者默默的毫无表情地眼睛流下眼泪。“这些不同的情绪必须以不同的画面感呈现给观众。”

她坦承,这个过程其实很疲惫。在每一次表演哭戏之前,她都会用半小时左右的时间让自己静下来,把自己困在一个规定情景里,用表演的术语大概就叫做“当众孤独”。哭完之后,有时候眼泪还止不住,还会继续哭一会儿。“但我觉得整个发泄完以后就会很舒服。”

这大概是只有演员才具备的专属特权:个人也能从角色里找到出口。

“英雄式的女强人”

每个人都需要出口,不管你是普通人,还是光彩照人的明星。张馨予承认自己一路走来压力不小,尤其是作为一个自带“招黑体质”的女艺人:自出道以来,张馨予一直饱受争议,她的一举一动,总是能引来友铺天盖地的质疑和谩骂。在《思美人》播出期间,张馨予又因为争议登上过好几次热搜:

一次是微博小号事件,有友扒出了一个疑似张馨予的私人微博,其中有很多负面情绪;一次是张馨予被曝在INS上怀念李晨,被友吐槽抱前男友大腿蹭热点;还有一次是张馨予的自家化妆品宣传图被质疑盗用了其他美妆博主的试色照片,又遭群起而哄。

不论是哪一条,都充斥着强烈的语言暴力。虽然后来张馨予都一一发声明否认,但实际效果不一而足,围观群众们往往还是相信他们所愿意相信的“真相”。

“我是觉得我这个人的性格可能到我80岁都还是学不会做一个圆滑的人。这个可能真的是天生的,不是说你到了一定年龄就会变得很世故。但是我会适当变聪明一些,可能棱角会磨得平一点,但是还是保留原来的自己。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觉得我变了一个人,那真的我不再是我了。”

于莹莹饰演青儿

拍完“青儿”去世那场戏之后,张馨予安慰了饰演“青儿”的同组演员于莹莹很久,“因为其实大家是真的有被火柱吓到。”这也是她在生活中的常态:常常扮演一个安慰别人的姐姐角色,哪怕是在家人面前。

张馨予觉得,自己的坚强个性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妈妈。1987年的张馨予出生在江苏昆山的普通家庭,母亲在她幼年的时候一直从事出租车司机,这给童年的张馨予留下很深刻的印记。

张馨予在母亲节晒和妈妈的合照

“你想想,一个女司机其实非常危险的,她晚上出去,经常会开车开到凌晨三四点,还遇到过两次坏人,真的很不容易。”从那时候开始,母亲在她心里就是一个英雄角色。

而且,母亲对她的教育方式也很特别。张馨予回忆,她曾经有过一段很叛逆的“非主流”少女时期,总是跑到吧去打游戏不着家。

“你猜我妈怎么管我。”她憋着笑。

“怎么管?”

“我妈就去申请一个游戏帐号,到我的游戏服务区找我。我说,你谁啊,她说我是你妈妈,我说我才是你妈妈呢!结果她说了她的名字,我坐在电脑面前就这样的状态,一脸懵!”张馨予一本正经地模仿起当时的态,然后哈哈大笑出声。

张馨予微博发文

这种自由开放的教育方式对张馨予的影响很大,她试图让自己也成为这样一个“英雄式的女强人”,她几乎从不向家人诉苦,“我希望我现在能成为我父母的依靠。”当下在面对一切争议诋毁时,她也都尽量让自己保持良好的心理暗示,“压力是个好东西,没有它怎会一往无前呢?”

享受平凡生活 可能会闪婚

近,张馨予抽空回了趟老家昆山,陪着父母逛街、买衣服、走亲戚。

“不怕被认出来不方便?”“我们那个地方小,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你回来了,大家不会特别来打扰。”她笑着说,其实自己很享受这种平凡的生活节奏。

张馨予在新版《神雕侠侣》(内地版 古天乐版 刘德华版)中饰李莫愁

张馨予觉得,前两年的确有点把自己逼得太紧了,尤其是在2014年左右,她同时拍摄了《神雕侠侣》和《鹿鼎记》(黄晓明版 陈小春版 梁朝伟版) 两部戏,“我当时长记录是四天四夜没有睡觉。我白天从早上开工拍到了下午五点半,就转组到《鹿鼎记》改妆,然后拍夜戏,拍到凌晨5、6点,天要亮了,我就又回到《神雕峡侣》的剧组,又改妆变成李莫愁的样子。”

张馨予在新版《鹿鼎记》中饰苏荃

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之下,情绪很容易失控,“而且那段时间集中拍的都是很多打戏和情伤的戏,我几乎都快崩溃了。”张馨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喏,你看,以前我都没有眼袋的,就是这一次之后就长了(眼袋),现在再也消不下去了。”

张馨予画画

经历了这个阶段之后,张馨予开始思考工作和生活的关系。从早年在学校学习美术,到后来入行做模特,又转做演员,一直是命运牵着她走,张馨予坦承从未想过会一脚踏进今天的生活,“我以前的梦想就是能做一个画家,如果做不了画家就做美术老师。”

张馨予唯美画作

“现在我觉得,喜欢非常重要,快乐非常重要。所以现在我也不会去过多地反问自己,这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可能会很累,身体累,心累。但这是我爱的,我爱的事业,这足以支撑所有吧。”她定定地说。

不过,现在她开始学习放慢自己的脚步。她深知,演艺圈的环境有许多不可控的因素,但自己必须学着适当去调整,“调整到你觉得适应在那里会比较舒服的一个状态。”近张馨予都在家休息,没事儿就去遛遛狗,看着狗狗跑啊跳啊,让她觉得生活很美好。

张馨予和她的狗狗

“其实三年前我采访过你一次。”

“真的吗?那你觉得我有没有变?状态,状态有没有变?”张馨予身体前倾,眼睛里闪烁出期待。

“你以前说你30岁之前打算结婚的。”

她哈哈大笑,工作人员想要出面阻止这个话题,张馨予摆摆手示意可以继续聊。

“没准快了呢,很多人就是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可能很快就结婚了。”

“你会闪婚?”

“说不定,我心里面描绘的未来一个的状态,就是有一个特别爱我、懂我、包容我的人。我们两个有两个小孩,家里养了猫猫狗狗各种。跟双方的父母都住在一个房子里,没事还可以户外烧烤。”

“可是这样的话,它可能需要你挪用很多工作的时间。”

“说不好,可能到那个时候我不拍戏了,或者说我一年拍一部也可能,谁能知道以后怎么样呢?”

本文系腾讯娱乐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

美司法部:愿与中方合作打击跨国腐败犯罪
居住证申领有变化 持证人权益更多样
昌平3500辆公共自行车启用支付宝扫码功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