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Mozilla前CEO又做了个浏览器屏蔽

2019-03-12 00:53:05

前Mozilla CEO、Javascript之父Brendan Eich近又在憋大招了,他要做一款既能拦截广告、又能让广告商挣钱的浏览器,名叫Brave。现在,Brave浏览器已经面向开发者和早期采用者(当然不是指你我这种小白~)放出了适用于Windows、Mac、安卓以及iOS的测试版本。

GitHub上发布的Brave浏览器测试版

如果Eich所说真能实现,那么Brave就将与谷歌等浏览器市场大佬面对面厮杀,也真是配得上Brave(勇气)这个名字了。然而,在拦截广告和喂饱广告商之间维系微妙平衡,Brave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一点广告都没有?别天真了

拦截广告是Brave的首要功能,在这一点上它与Crystal以及已经停用的Peace等广告屏蔽插件差不多,但是Brave声称它可以阻止“所有广告”,这不仅包括页上实际呈现的广告,还包括以分析用户行为为目的的自动脚本分析,以及除用户当前浏览页之外所有页上的第三方Cookie。而无广告带来的直接福利,就是浏览速度的飞速提升,Eich接受福布斯采访时称,Brave的页加载速度可比普通浏览器快倍。

但是Brave真的一点广告都没有吗?想多了,Brave的终计划是投放自己的广告,但是这些广告只会以“标准尺寸”出现,而投放位置则会由一个“云机器人”(免去了广告加载时间)根据用户浏览习惯来决定。因此,Brave的目标并不是完全消灭广告,而是从本质上改变广告浏览体验。

所以广告商要怎么挣钱?

Mozilla前CEO又做了个浏览器屏蔽

根据Eich的计划,Brave上55%的广告收入将归广告商所有(Eich称这一比率已经远远高于目前程序化广告的平均标准),而广告主、用户以及Brave本身也将各自分得15%的收入。其中,用户的收入将以比特币的形式发放,可以随时提现,当然Eich期望的结果是,用户终会以某种形式将这笔收入返还给广告商,比如打赏站文章等。

Eich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表示,如果用户足够多,广告商得到的收益就可以和他们在传统体系下得到的收益匹敌。但多少是“足够多”呢?Eich预估是1,500万,而这一数字即使是对Opera这种小浏览器来说,也只是其用户数的一小部分。

然而批评者却认为,Brave这种做法无异于偷窃,它无非是把原本应该流向广告商的利益分出一部分,装进自己的腰包。当然,如果Brave的角色仅仅是一个滤,过滤掉它认为不合适的广告内容,再植入自己的广告,那我们确实可以认为它不厚道,不过Eich却认为他们还有“杀手锏”……

匿名追踪:隐私与效益之间的微妙平衡

让Eich认为Brave区别于其他广告拦截工具的秘密,就是所谓的“匿名追踪”技术。传统的页广告往往会根据用户上时留下的Cookie文件来进行投放,但Cookie对隐私的暴露早已是臭名昭著。Brave虽然也是追踪用户行为,但它声称自己只会记录浏览历史,而不会记录与用户身份有关的任何信息。当然,用户还是可以自己选择在不同设备上同步书签及密码,但是这些信息都不会跟邮箱或用户名等涉及用户身份的信息挂钩。

官方宣传片中Brave与Safari的对比图

不过,在匿名条件下维持整个广告收入分成系统的运转,仍然是Eich及其团队的挑战。他们要做的步,就是建立一套不依赖传统追踪方法来判断用户是否浏览或点击广告的方案。但是据The Verge报道,Eich的团队已经开发出这样一套名叫Zero-knowledge的方案,并将在几个月内将其开源。

然而,对那些快被广告屏蔽插件败完家的小广告商来说,Brave或许并没有什么卵用;倒是那些为隐私问题所困、也不担心广告收入下降的大广告商,更可能青睐Brave。

未来广告是用户与广告商的“公平交易”?

诈骗信息、木马、恶意程序以及各种窃取隐私或拖慢设备运行速度的脚本,几乎都和传统页广告联系在一起。根据Adobe和法国调查公司Pagefair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到2014年,全球已有1.44亿互联用户成为主流广告屏蔽插件的活跃用户。Eich在写给Brave未来用户的一封公开信中说:

我认为,我们如今面临的威胁并不是新出现的,也不难想明白。有人说是广告,有人说是隐私,而我把它叫做“委托人与代理人之间的利益冲突”,这种冲突已经嵌入整个广告生态。

作为“委托人”的用户早已养成了免费获取信息的习惯,但正如库克所说,当一样东西是免费的,你就不是顾客,你是产品。既然广告不可避免,那么随之而来的就是“代理人”为了投放而进行的行为监控甚至是隐私窃取。于是就出现了各种广告屏蔽插件,但Eich把这种行为称作“搭便车,甚至是挑起战争”,因为广告依然有其存在的必要,即使你从来不点广告,光是看到广告这一行为本身就能产生价值。只要有足够多的人都开始屏蔽广告,整个互联的盈利模式都会面临险境。

而Brave要做的事,就是帮助用户与广告商达成一桩“公平的交易”,即在保证体验和保护隐私的同时,让广告依然有生存的空间。Brave已经于11月宣布得到了250万美元的种子投资,但这笔钱是否足以支撑其野心还是未知数。Eich在接受CNet采访时说,他们的团队正在“尝试做其他人没有做过的创新,也就是让用户能够在广告生态中拥有更强的控制力和讨价还价的权力。”

其实,Brave并不是这一领域的首例,知名的广告插件制作商Eyeo(AdBlock Plus就是其旗下产品)已于去年发布了适用于移动端的广告拦截浏览器,这种浏览器也不是将所有广告赶尽杀绝,而是保留了搜索广告以及那些不会破坏用户体验的页广告。但是这份“白名单”也引起了争议,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像谷歌这样的大公司向AdBlock Plus支付了一笔费用,尽管Eyeo否认他们有因此做出任何让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